1. 硬件之家首页
  2. 读书与感悟

世界有两个确定性:一个是意外,一个是死亡

前言:当你想掌握确定的人生时,你就开始了不确定的人生。


01  

大学的时候写过一篇文章,我隐约记得其中有这么一段稚嫩而矫情的话:

宇宙的出现是个意外,地球的出现是个意外,于是,我们每一个人能够在这个星球上走一趟,就是个三重的意外

纳西姆·塔勒布说,“我们很容易忘记我们活着本身就是极大的运气,一个可能性微小的事件,一个极大的偶然。想象一个10亿倍于地球的行星边上的一粒尘埃。这粒尘埃就代表你出生的概率,庞大的行星则代表相反的概率。”

好吧,我必须骄傲的承认,我对世界的思考方式,从一开始就和塔勒布完全契合。更加重要的是,这种思考方式是目前唯一对的方式。

对于从小就爱胡思乱想的我来说,父亲的书橱是我最爱呆的地方。

我至今都非常纳闷,一生谨慎的他为何存有不少当时“离经叛道”的西方经典。跟那个年代的大多数成年人一样,父亲显然是不读这些出格的书,也鲜见出格的思想,而且,我也十分肯定的认为,这些书并非他刻意留给我读的。在我和父亲深入且谨慎的交谈中,他一直对于我“与众不同”的想法忧心忡忡。

父亲对人的好是公认的,但很显然,我对世界的看法并非源于家学传承。

不但一个人的思想倾向可能是个偶然事件,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事情都是偶然事件,一起影响人类的大事件,起因可能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
我一直坚定的认为,一个人对世界的洞察力,取决于他对偶然事件的看法。

世界有两个确定性:一个是意外,一个是死亡

02

很多人说,新冠之后的世界,是个完全不同的世界。我并不同意这种“新冠改变世界”的说法。

我一直在强调,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至今,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好的时代,养尊处优的日子和天生的短视,很容易让人类误以为,岁月静好是人类社会的常态。

事实上,新冠病毒并没有改变世界,病毒只是打醒了傲慢的人类,它让我们重新认识到,苦难和死亡才是人类所要直面的常态。

饥荒、贫困和战争每时每刻都不断在夺去人的生命,我们每个人的生命旅途实际上都危机重重,风险巨大。

即使在我们刚刚离开的20世纪,我们就面临过至少3次大规模的自我清洗,整体人类的智慧并没有随着时代的进步和科技的发展,而得到质的提升。

我们对生活的无知,就如同我们对病毒的无知,一个聪明人,最重要、最基础的心态,就是要勇于承认自己的无知。

塔勒布告诉我们,生活是非线性的,而不是线性递增的,我们永远要重视和防范小概率事件对你的巨大影响。就如同,我们你永远不知道哪块云彩会下雨,也永远无法预知山穷水尽之后路在何方,我们唯一知道的,就是生活总是在你不经意中,回报你,或摧毁你,而掷骰子的并不是我们自己。

03

人当然必须努力活着,这是本能的要求,也如康德所说,人活着本身就是目的,但这并非是说,我们应该幻想人间没有风险和意外,我们唯一正确的思考方式和行为模式,就是“与风险共舞”。这是人类逃脱不了的命运。

如果我们不对意外和死亡有着足够清醒的认识,我们就不可能拥有足够智慧的认知。

病毒已经全球流行,我们不能指望病毒讲人性,停下它侵害人类的脚步,我们已经在2020年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,有极大可能,这个世界的很多人还会继续为之付出生命。

每个人都不会希望自己是那个代价,但每个人都应该有充分的心理准备,去迎接这场没有提前预告的筛选。

回避和幻想,是没有任何意义的。

没错,从现在开始,做好防护,平衡生活,锻炼身体,这都是增加你生存几率的正确选项,也是你能控制的部分。

但作为本身就是意外的产物,我们每个活着的人,都应该清醒的意识到,死亡并非是你都做对了,就不来了。

富来克林说,“世上只有死亡和税收是逃不掉的”,然而在我看来,意外才是贯穿人一生的秘密。死亡和意外,你再不情愿,它们也必定会来,不是今天,就是未来的一天。

然而,是谁让今天的我们丧失了对意外和死亡的正确认知呢?

塔勒布把这些人戏谑的称为“苏联-哈佛派”,他说这些西装革履、听到笑话也会冷若冰霜的人往往将未知的一切误认为不存在,他们往往陷入苏联-哈佛派谬见,即(不科学的)高估科学知识的力量,而忽视真正的力量来自于复杂系统自身。

“苏联-哈佛派”还有个更加广为人知的名称——白左。他们在人类的灾难史里,担任了相当重要的角色。

这些人如果是医生,就会无视身体的自愈能力,对病人过度干预,开可能有严重副作用的药物;

这些人如果从政,就会把经济误认为是他们家需要修理的洗衣机,结果通过过度干预和规划把经济搞垮;

这些人如果是心理医生,就会用药物治疗孩子,以“提高”他们的智力和情绪。

一言以蔽之,“苏联-哈佛派”的荒谬源自他们认为世界可以完美,未来可以预测,他们对未知力量的傲慢,导致我们不断陷入困境。

尼采说,那些杀不死你的终将使你更强大。反过来也成立,那些你试图避免的意外,正使你变得虚弱。

不少人对于“群体免疫”的过分敏感,很大可能源于他们对于意外和死亡的错误看法——恐慌感让他们丧失理智。人终有一死,这是无法避免的,“改变你能够改变的,接受你不能改变的”,与其抱怨你无法避免的意外,还不如警惕你可以避免的人祸。

人永远不要奢望能够战胜意外,但历史也无数次证明,人是可以战胜人祸拯救自己的,当然,这完全取决于这个群体有多大的智慧和勇气。

哈耶克曾经说过,自由主义本身有自我毁灭的倾向,因为恰恰是自由主义本身带来的巨大经济成就导致了自身的灾难。

这其中的逻辑是,当人们自以为可以掌握自身命运的时候,这种“迷信”会摧毁自己,因为我们根本没有这个能力,却已经不能容忍这个事实了。

当哈佛的精英们在高台上高谈阔论全球化和“他者情怀”时,四海之内皆兄弟的幻想,让人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虚弱不堪。

这群由自由主义异化出来的进步主义信徒,可能连“自由需要代价”的信条都已经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他们环顾四周,找不到一个敌人的时候,可能就是最危险的时刻。

原创文章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allchipdata.com/archives/3474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